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回忆】陂洋乡亲还记得“欧火炉”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欢迎关注:陂洋
新闻〡公益〡文化〡便民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凡在陂洋农村生活过的朋友,特别是90年代以前的朋友,对火粪应该都不陌生。那时,化学肥料没有现在这般丰富多样,自己脑海里隐约记得起几种化学肥料,如:碳酸,磷粉、尿素等,那年代一般家乡人也用不起,也舍不得花那钱。所以,那时候村民们种庄稼,大多是烧些柴灰同火粪,或晒些猪粪,牛屎壳或“厕缸”里的发酵物当肥料,纯属有机肥。

        据说火粪含有氨,磷、钾不仅能有效抑制土壤酸化,而且由于庄稼枯枝和杂草藤承载着大量虫卵和病毒,烧火粪也是一种消灭虫害的有效措施。

        在自己童年记忆过往里,最深的便是烧火粪,不是因为它有多好的用途。我怀念的是它曾在自己年少,单调、懵懂岁月里收集的乐趣。记得有次放学后,同几个玩伴往火粪堆里塞些红薯进去烧来吃。有时红薯被烧焦了,有时烧得半生熟也掏出来吃,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吃得面乌鼻黑,同烧炭的窑夫似的。

        火粪它不像其它有机肥那样显得偏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粪”,它不是家畜拉的屎,而是用杂草、树枝、枯叶等一些混合植物一起“欧火炉”后转换而成的草木灰与火烧泥的一种土肥,家乡人简称为——“火癞泥”,这种混合物带有草木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很远就能闻到,这可是别的“粪”所不能比拟的味道。

          在家乡,烧火粪一般都是在夏秋季节印入自己脑海最深。在田唇嘴头,找一块空旷地,务必避开一些农作物与山林,因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然后便就地取材,从四周弄些燃料来,堆成一个圆形堆,底部找一较为干燥处,扒开一小窟窿有助于起火,空气也方便流通。烧着的时候,田野里便升起一股浓烟,直冲云霄,在上空盘旋,扩散,之后渐变渐小,消失在后山之中,如火烧得旺,烟就升得高,飘得远,伴风而逝。在老家,乡亲们习惯在黄昏时分烧火粪。每个农忙时节的傍晚,田园边、屋角头、山脚下,许多个火粪堆烧起来时升起的浓烟场景虽是壮观但不利于人们的呼吸。每当天色向晚,在回家的路上,路过火堆旁便会闻到火粪呛鼻的气味,这种气味,会充满着整个农忙同秋收季节,一直这样销魂的烧着,烧着,如不碰上下雨甚至烧几天几夜不会灭的都有,直到火堆里的枯藤柴叶全部烧透才灰飞烟灭。记得也有一些顽皮的伙伴往正在燃烧的火堆里小便的都有,结果便让人给呵呵了。一般烧出来的火粪如同灶洞里的火灰一样是灰黑色的,当然没有灶洞里的可人好看。

        火粪一定得烧透才有肥力,最好参点土去烧,但也不宜参太多,柴草和土参的比例多少最佳,我也不懂,相信也没有人作比例后好才去烧,主要的是得烧透。


        彼一时此一时,随着社会的进步,乡亲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村里耕种的人也少了,顶多种点果树,蔬菜等,这种取之于原野,原生态的“烧火粪”在老家也很少看到了。自从自己离开老家,几乎就再也没有见过“火炉”了。

来源:普宁南阳  杨志年

修改:陂洋吧务

联系我们:陂洋吧务
推广|报料|投稿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