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征文赏析】中国·沁水第三届杏花节圆满闭幕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中国·沁水第三届杏花节于3月24日盛大开幕,活动由沁水县龙港镇尧都村民委员会主办,主要内容包括民俗表演、上党梆子、文艺晚会、鼓书说唱、物资交流、风味小吃、有奖猜谜、传统打铁花、花毽表演、中华旗袍秀等。  

经过精心筹划,积极准备,认真组织,3月26日圆满闭幕收官,第三届杏花节取得了预期效果,可以说实现了经济与社会效益的双丰收,三天人流量达5万余人次,老百姓的口碑和杏花节的声誉度像芝麻开花节节高,进一步助推了乡村旅游和龙港全域旅游的大发展。在此不少文人墨客也驻足挥笔给予寄语,下面把第二届杏花节发启的“我的杏花谷”征文获奖作品分享给大家。


一等奖:孙凤山《龙港六帖》


第一帖:“总体思路”的光芒

从龙港政府工作报告里打磨而出的“总体思路”,一开始就脚下生风,“一条主线”是龙身,“两大重点”是龙头,在转变发展方式、统筹协调、提高农民收入主战场率先舞动,“四大基地”是落脚点,引领着生产总值迅跑,每一次跃升都能萌发一个故事、成就一个传奇。

坚是一种挺拔,守是一种柔情。且看,5万龙港人,坚守“新农村建设、社区规范化建设”目标,大力推动“三个发展”,全力打造服务业基地、蔬菜基地、干果基地、养殖基地,努力打造富裕、文明、生态、和谐、平安、宜居的新龙港,认领无远弗届的灿烂阳光。

打造“四大基地”,是龙港人心底闪亮的呼唤,更是激情燃烧的岁月;“两大重点”舞动的,是龙港内心酿制的甜蜜,是安居乐业唯美的践诺,一步一个脚印迫近秀甲晋东南、康居和谐、富丽精美的中等城市。旅游发展战略,是生态龙港的现实版……

我看见,新兴产业不断崛起,正有序地引导龙港奔小康;我看见,美丽乡村正沿着渐渐丰满的繁荣和诗情画意,谱成一阙天籁;我能不在集观光、休闲、度假、体验为一体的旅游目的地里流连忘返?!

 

第二帖:龙港特产的品味

龙港特产,撩拨沁水风情、彰显晋东南品味。龙港羊杂碎汤江的前世,每一叶都是沧桑;龙港羊杂碎汤的今生,每一口都是慢生活。当人们对小吃越来越挑剔,把目光定格在龙港羊杂碎汤的时候,围坐一圈的就不再是小吃标准。反正,一匙一勺致意的不是友好,就是品味!在天上人间搜索羊杂碎汤,只要在龙港停下脚步,羊肝、肺、胃、肠、心、蹄筋等这原版的口味最抒情;葱、姜、香菜、辣椒、粉条等这自然的佐料最精致。

龙港烧三鲜,饱含猴头的精致、木耳的柔韧、黄花菜的鲜嫩,配以佐料,勾兑成汤,一锅鲜美,打开垂涎欲滴的胃口。不爱早点容易,不爱烧三鲜难!还有那太行山灵芝、沁水紫皮蒜,早已摘得品牌桂冠;李圪抓更是风味小吃中的奇葩;沁水黄小米,蓬勃湿地水田的心跳,软而不黏结的米饭香是凝固的水性……

龙港特产定格新生活福祉,抬升着龙港品味。她的种类和品相,诠释不尽龙港的百般口味和万般风情。我分明感到,她永恒的美味,在中国味道中飞翔。

 

第三帖:沁秀山庄的魅力

天道酬勤,地道酬善。苦难与幸福的衡器能称量天道的顺逆,休闲的能量能显示生活的富足与品味。在沁秀山庄,可以采摘花果的阳光,采摘休闲的时光。160余亩果园痴迷龙港,可赏可摘、亦庄亦谐。我挤破形容词来见梨、桃、苹果、葡萄、樱桃、钙果等。我的诗歌够不上花香的高度,唯有独白,流连在和美之间。乡愁熏出的喜悦,流淌在花果的代表作里。阳光遍地开花,我小心翼翼地采摘神秘……

大棚,架起山庄柔软的时光,也支撑起情侣亲密的爱情。果树划开静谧的诗意,也划开山庄的芳香。在休闲里穿梭。刀锋一样划过的,是呈现在我面前的高标准日光温室的内涵。一切交给时间,或自己采摘的时光。此刻,我守着最厚的诗意,体验属于自己的个性,漫过天空的和谐,布满所有的日子。想你的时候,沁秀山庄,思念可以拉出金丝,灿烂我的所有……

采摘、休闲、观光、度假等功能于一体的园区,将山庄所有的势能,转化为动能。哪一样,都无法说尽龙港的百般表情、千般柔情、万般风情。160余亩果园,还有心潮,在汇聚沁秀山庄的青春,打磨核心竞争力的样板。休闲、体验的角色转换,是沁秀山庄打理天下的杰作。就这么释梦,沁秀山庄在光明里展开幸福指数的飞翔……

 

第四帖:海龙池的高度

西坡千年“海龙池”,位于云台山麓西坡村北。起初,池水很柔软。风雨在池外散步,阳光从池面溜走。后来,池水很硬气,那是因为池边三棵大柳树挺举着池水的奥妙,树影婆娑,摇曳着海龙池的诗情画意和跌宕起伏的仙境。大柳树骨头一样支撑起海龙池的魂灵与守望。海龙池周边森林茂密,是休闲、度假的天然氧吧,以碧绿惊醒阳光,以硬气软化风雨,以绝美留住生态资源。海龙池有了不朽的高度!

一切喧嚣打包了风雨。一切风光荡涤了沧桑。而今的海龙池苍松翠柏掩映,常青重柳修竹相缀,显得格外庄严肃穆。林间现存有元代古戏台、兴隆寺、云台寺等古迹景观遗址。在西坡元上村有观音堂,墙上18层地狱壁画保存完好。一种牺牲精神蓬勃,一种硬气昂扬,像不倒的山,像不绝的水,像不竭的绿,像不冷的火。池水荡漾世纪风云,壮行所有的动词,伸延一路好时光。

在海龙池,风将一抹抹新绿开放在辽阔的气象里,像一大块久违而亲切的幸福,深藏于龙港的梦境。饱满的期待让我们昂起头来。腾空凸显遥远的呼唤。一湖会思想的河山,清澈海龙池的奇谲,打开一片红尘。一种高度的流动与定格,在于她的历史高度和文化厚度。穿越千百年高度的只能是精神和文化。

池水、寺庙、戏台牵手,会在这里把宜游的岁月,用池水的高度缝补起来,做成幸福的衣裳。新鲜的日出,升腾起龙港的骄傲,打开龙港绚烂画卷:是风总要发芽,是景总属于不老的神话。海龙池很硬朗,让龙港踮起脚来,让云台山挺起胸来,让晋东南昂起头来!

 

第五帖:煤窑遗址的坚强

在烟火古道,每一处古代煤窑遗址,都能发掘一个故事;每一个铁矿冶炼遗址,都能捕获一个传奇;每一个烟火古道,都能盛装一个神话。古代煤窑遗址,窑头定格千年风云,窑床沉淀动荡时光,窑尾扫描世间万态:一把镐头,能够刨血脉,但刨不断悠然性情;一块生铁,能够冶炼强硬,但冶炼不熟和平;一条古道能够畅通人间烟火,但不能修饰历史……

阜山周边盛产煤铁,能够挖掘最底层的沉重日子,转换了多少热能,冶炼了多少贫瘠的人生,分辨了多少铁制产品,但分不清千秋风云。多少铁器和武器完好,可有多少生活和和平齐全?能够培植艳丽岁月?窑里窑外,安置了太多的沧桑,但能否扩充心胸?龙港能够培植一窑炉火、一世脊梁,抑或艳阳,抬高天空,证明每一窑营生与祈盼有缘,与幸福和安宁交融。

铁打的筋骨,供奉着深刻的典故和久违的乡音,彰显古朴和亮丽的活力,昭示生命不可折断。龙港雄踞,调动千万个耀眼的动词,在晋东南把窑火烧旺,用千百年念想打磨成吉祥,把生机夯实成完整句。

运煤古道一开始就注入思想,即便形若摆设,也能逆流而上;即使采摘一朵静谧的时光,也能发芽,长成晋东南和一带一路山麓悲壮的故事,折射龙港文化的坚强。龙港煤窑遗址,把盛酒瓷罐的清香和诗意拉升再拉升,不偏不倚穿过历史的云层。无法用距离量出勤劳的高度、智慧的宽度。每一个精彩都深藏煤窑遗址的灵魂……

 

第六帖:生态之乡的浪漫

梨、苹果、葡萄、樱桃、钙果几兄弟争先恐后,养育一缕缕炊烟,打磨今生的幸福与丰盈。杜鹃花、杏花、桃花、合欢几姐妹你追我赶,培植一方方艳丽,绽放不老的青春与欢乐。树木竹类都对应茂盛,香花野草都对应生机,自然生态都对应浪漫。

杏谷朝霞是秀美古镇的基调。龙港四面八方敞开生态原味、自然野趣:开满杏花的河谷领衔如诗如画,春天招招手,就打开花开的声音;远眺阜山笔峰耸翠,高耸入云,大气磅礴;尧都村是上古时期尧王访贤夜宿之地,尧舜文化自此在这里交汇,开启辉煌和厚重的历史文脉;硖沟石门宛若陶渊明构造的桃花源胜景,石门始开,豁然开朗;石楼精舍崚嶒萃嵂,状如楼台,映以苍松翠柏,伴以琅琅书声,有声有色;青龙生态农业示范园密植的乡愁把生活润甜;乌岭堆云山巅积雪,夏日不融,常年云雾缭绕,忽聚忽散,变化千端,犹如仙女舒袖,一笔一划把时光弄慢;碧峰山多松柏,苍松葱郁,堆青叠绿,聚芬散芳,泼墨龙港绚烂画卷。色彩虽草根,风雅不负约。生态之乡拔地而起的品牌,是一条不可复制的路……

其实,绿色、有机、生态平衡岂止按面积计算?



二等奖:张军停《峡沟村话古今》


 二月杏花天,在二十四番花信风中,杏花是二月花信,是二月花神,故杏花又称二月花。每年农历二三月之交的寒食、清明前后,杏花竞相绽放,引诱的众多游人,前往踏青赏花,可谓一道绚丽的早春风景。沁水多山水,无论沁东沁西,皆多杏花,尤以沁西杏河两岸满山遍野的杏花为胜。好事者渲染杏河两岸的杏花景色,美其名曰“杏谷朝霞”,入选沁水十景。光绪《沁水县志》:“杏谷朝霞,在县西三十里。谷多杏树,当花开时,弥山填壑,娇红烂漫。晨起远眺,日光掩映,若霞锦然。”对于“杏谷朝霞”,一般的解释,指的是“县西三十里”的杏峪河谷。三十里杏峪河谷两岸,确实是满山遍野,到处杏花,花簇锦然,弥沟填壑,娇红烂漫,如云如霞。把“杏谷朝霞”指为三十里杏峪河谷,倒也名符其实。不过,从沁水十景组词结构来看,如“莲塘时雨,刘曲飞帘,石楼精舍,碧峰耸翠,沁渡秋风,乌岭堆云,鹿台积雪,榼山夜月,空仓晚照”等,皆为四字结构,前二字为地名,后二字均为景观。“杏谷”二字,也应当指一具体地名,非三十里杏峪河谷之泛指。那么,“杏谷朝霞”到底位于何处?明代山西泽州高都人丁伯通,本贯沁水杏峪籍,后迁徙泽州高都。杏峪村曾于明代成化年重修龙泉寺,丁伯通于成化十五年(1480)夏为作《大明冀南路沁水县龙泉院重修碑记》记:“县西二十五里,有院曰龙泉。是院也,在杏谷之源,朝霞山之东,龙山之西。夕阳半松林中盘石间山谓之朝霞者,故老相传,以为峰峦耸出,黎明得阳,故曰朝霞。谓之龙山者,亦以其山势崒嵂,蜿蜒萦曲如龙之状,故名。山之上有涌泉泻出,其味甘,其色皎而如练,水萦纡下山,流入杏谷水。”碑记提到“朝霞山。”有好事者即以“朝霞山”为指,以为“杏谷朝霞”位于“朝霞山。”

“杏谷朝霞”是以“谷”命名的,不是以“山”命名的。“杏谷朝霞”应当位于一条开满杏花的河谷中,弥山填壑的杏花,在朝阳的照耀下,犹如朝霞锦然,指的是杏花开放犹如朝霞;朝霞山指的则是“峰峦耸出”的山峰,因“黎明得阳”而满山朝霞,并未涉及到杏花。杏谷朝霞是沁水人常谈的话题,明代陈熙游赏沁水所作《杏谷朝霞》诗云:“万萼千葩破晓风,浅红无数间深红。不知春色还多少,散作晴霞满谷中。”明代弘治年浙江慈溪籍高平知县杨子器游赏沁水所作《杏谷朝霞》诗云:“青山深处杏花园,鸡犬人家融断垣。流出溪头红数点,错教人说是桃源。”明代“前七子”领袖河南信阳何景明,受座师李瀚相招,曾游赏沁水,观赏杏谷风光,作《杏谷朝霞》诗云:东风满山开杏花,杏林十里如蒸霞。武林桃花解迷客,何如种杏作生涯。

 硖沟村入口处,因硖沟出口山崖壁立,两崖之间仅有宽约两三米的通道,故称“石门口”,传闻,这里曾经与世隔绝,山门封闭,外界全然不知里面是何形态,正如陶渊明构造的桃花源胜景,偶得一日,石门被打开,外界豁然开朗,原来这个谷里竟是一片杏花美景,乐然生活,即便如此,宋末金人南下,望石门而不敢入,从此改成“霞谷”为硖沟,以嘉石门遏沟之意。后又有日寇侵华之时,路经此地,被两侧山崖的高耸陡立所震,断不敢贸然进入,只能改道而行。

人家半住山霞中,满院落花寒食雨。春香扑雪春酒酣,长遣行人问山主。结合光绪《沁水县志》所记,概括“杏谷朝霞”之景观:“杏谷朝霞”在一条“十里”长的河谷中,“谷多杏树,当花开时,弥山填壑,娇红烂漫。晨起远眺,日光掩映,若霞锦然”,或“散作晴霞满谷中”,或“人家半住山霞中”,或“杏林十里如蒸霞。”杨子器与何景明又将杏谷比作汉代刘晨、阮肇天台山遇二仙女所住的桃源洞,或晋代隐士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那么,在杏峪河谷,能够找到一个与“杏谷朝霞”之景观相吻合的世外桃源吗?距杏峪之西三里有尧都村,再西三里有可陶河村。二村之间西向,有一条长约“十里”的河谷,名“硤沟”,硤沟中有“硤沟村”。据“硤沟村”现存的几通明代碑刻记载,“硤沟村”原名“霞谷村”,“硤沟”也原名“霞谷”,“霞谷”中有一条长约十余里“硤沟河”也原名“霞谷河。”“霞谷河”源出东坞岭南麓,由西东流,经“霞谷村”,流出“霞谷”之后,叫做“杏峪河”,简称“杏河”,“霞谷河”其实就是“杏峪河”的上源。光绪《沁水县志》记:“杏河源出东乌岭南涧,南流三十余里(应为十余里),与杏谷沟合,故名杏河。转折而东十余里(应为三十余里),与梅水合,俗名县河。”“霞谷河”两岸山峰连绵,多悬崖峭壁,多事者才把“霞谷”叫做“硤沟”,“霞谷村”遂又顺口叫做“硤沟村”,沿革至今未变。又因为“霞谷河”两岸山崖沟壑多杏树,每到寒食清明时节,满山遍野的杏花开放,花簇锦然,光华烂漫,犹如朝霞,才被叫做“霞谷”。古人所说的“杏谷朝霞”,应该就位于“霞谷”,即今杏峪尧都与可陶河二村之间的“硤沟”在杏峪河谷,还真的能够找到一个与“杏谷朝霞”之景观相吻合的世外桃源。有人或以为,无论是桃源洞还是桃花源,都以桃花为胜,“杏谷朝霞”则多杏花,何以能将二者相比?其实,“杏谷朝霞”中杏花并不是很多,而是更多桃花。由于杏花与桃花相递开放,相杂在一起,远望一片灿烂,很难区分。在传统文化中,原本桃杏不分,人们便以杏代桃,权把桃花当杏花,遂以“杏谷朝霞”概括其景观。与杏谷隔玉岭之北有梅谷,梅谷其实并没有梅花,亦多桃花和杏花。古人常以梅杏并题,又因桃杏不分,便以梅代桃代杏,称为梅谷、梅沟、梅河。所以梅谷犹如杏谷,也是满山桃花和杏花。

陶渊明《桃花源记》对桃花源作有具体描写: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对照一下霞谷的形胜,霞谷出口的两边原有山崖壁立,两边山崖之间仅有宽约二三米的通道,名曰“石门口。”缘石门而入霞谷,犹如由“山有小口”而入桃花源,“霞谷河”两岸也是桃杏弥山填壑,娇红烂漫,仿佛一个花簇锦然的十里花衚衕,俨然进入一个世外桃源。“杏谷朝霞”之景观,确实 与桃花源有相吻合之处,进一步确实了“杏谷朝霞”就在霞谷。“霞谷”西端之三五里,有阜山崛起。阜者,高也,大也。清代嘉庆沁水县令徐品山《重修县城来脉记》记:“乌岭南分二支:一向正南,四十余里而有阜山。一向东南,三十余里而玉岭突起,为邑主山,至凤原结脉,而县治建焉。故城之西北隅,山麓蜿睟,实龙脉所锺。”光绪《沁水县志》记:“沁地从乌岭发脉,而乌岭祖脉其来甚远,殆不可考。乌岭之南分二支:一向东南三十余里,而玉岭突起,为邑主山,至凤原结脉,而县治建焉。一向正南四十余里,而有阜山。由阜山又分二支:一西南行五十余里为历山,一东南行二十余里为鹿台山。由鹿台又分二支:一向东北二十余里,而为石楼山、御屏山。”阜山位于沁水西鄙与翼城交界处,北四十余里与乌岭联脉,南五十余里与历山联脉,太岳、中条二山之地脉气运聚集于阜山,使阜山高耸入云,大气磅礴,集沁西山水精华,钟灵毓秀,气势旺盛,实为“福山。”站在阜山绝顶四望,西可瞻晋都翼城,北可瞩乌岭堆云,南可眺历山舜耕。向东而望,见有玉岭晴岚,凤原结脉,龙岗迎晖;东南向见有,鹿台积雪,御屏矗立,石楼精舍;西北向见有,碧峰耸翠,凤凰展翅,沁河入沁。阜山是沁水境内最有文化包容性的一座名山,其北麓即霞谷河,其东麓三五里结脉处,即硤沟村。阜山将其聚集的太岳、中条二山之地脉气运,全部钟灵毓秀于“杏谷朝霞”,才使“杏谷朝霞”分外妖娆,被选入沁水十景。如今又到二月杏花天,寒食、清明即将邻近,桃花、杏花即将绽放,正是踏青赏花绝好佳期。


二等奖:刘晓凤《写在杏花节的长短句


 

一朵杏花,开在沁水春天的扉页

和枝头。谁娇俏的脸颊上

也落下了几片花瓣,像一粒美人痣

春风拨动的四月,流水的笛声清脆

穿越了草木蓊郁的前世和今生

谁舞动着一片花香,像舞动着

粉红与柔软的裙裾?在漫山遍野的

杏花谷中,我忘记了行程和目的地

就像一个羁旅的人,遗忘了

心灵中繁花烂漫的家园。

用鸟鸣为乡音润色

用一朵一朵肆意绽放的杏花

为灵魂点灯,为春天点题。

旷野中绽放的背影,怀抱着

体内的芬芳和氤氲

在大地上任意行走,或诗意栖息

 

 

谁在大地上呼唤着杏花

——那芬芳四溢的名字?

就像呼唤自己脉络相连的亲人

让花香,成为春天里,和沁水

浩浩荡荡的回音。

鸟鸣啁啾,春风呢喃。一片一片的花瓣

在枝头上踮起了脚尖,它在眺望

那个守候春天的人,把春天刻在了

杏花谷里的任何一个地址里。

让心跳,也成为绽放的花蕾

我娉娉婷婷的女儿,我丰姿绰约的爱人

每喊出一声,我体内的思念

就加深一分,疼痛和萦绕的乡愁

也加深了一分

 

 

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的杏花儿

踏着春风平平仄仄的韵脚

走进沁水。卸下暗藏的惊雷和心事

每一朵花蕾,都张开了翕动的翅膀

一天比一天变得轻盈。

在眺望中,说出了缤纷的花语和约定。

哦,沁水,那个行色匆匆的少年

把青春年华,铺展在杏花的芳菲里

脚步被一棵树、一朵花收留

怦动的心,几乎快要按捺不住

涌动的春潮,和含苞的秘密

把春天,浸泡成一壶馥郁甘甜的春茶

让我吮吸着青山与绿水,鸟语和花香

在一朵朵杏花的光芒中,独自沉醉

掏出了身体里的明亮和温暖

 

 

杏花吐蕊,在馥郁中明亮和辽远

花海中穿行的人,穿过了沧桑岁月

在一首民谣和谚语中小憩

露珠、青草、鸟鸣与花朵点亮的四月

每一天,都成为一个盛大的节日

蝴蝶花间徜徉,蜜蜂风中翩跹

哦,这春天的盛宴,漂泊的人

在绵延起伏的杏花谷中流连和微醺

而我的身体和灵魂,已被花香洇湿

花枝招摇,花瓣飞舞

我说出的每一句话

都像是春天的偈语

那没有说出的部分,被幸福慢慢充盈

像一朵杏花,点染着阳光的水墨丹青

 

 

从岁月和大地中斜斜探出的杏花

在谁蓊郁的表情里,妩媚生姿

在草木人生中诠释着自己

与满山的翠,遍野的香

和山川自然,融为一体

花瓣儿柔软的手指

拨弄着春风和鸟鸣

一颦一笑,都展露着迷人的姿态和风情

风声在左,花香在右

每一条根须和叶脉,都是春天通幽的小径

把一朵一朵的杏花,吟诵成

杏花谷里,流光溢彩的绝句。

谁听得懂杏花的花语

谁就能与她长相厮守

哪怕时光荏苒,沧海桑田

心中的相思,已无药可治



三等奖:陈于晓《杏花深处是江南》


 

山谷原是安静的,杏花一开

就闹了,杏花一闹,满谷全是春意了

 

杏花是一群又一群烂漫的小姑娘

她们唱着一曲《桃花红杏花白》

杏花一白就白上十里,淌成十里杏花谷

 

山坡坡上盖一座向阳的房子

杏花妹妹住不住?春色翻山越岭来

 

 

早起的鸟鸣,很值得品味

它有鹅黄色草芽的味道。露珠是新鲜的

仿佛还带着昨晚的月光

 

太阳在未探头之前,已用霞光

点着了河谷,我听到一谷的杏花

在噼噼啪啪地燃烧

 

云蒸霞蔚,这杏花,是云,还是霞

或者既是云,又是霞。负氧离子

在清香中游动,负氧离子是清香的一种

 

云里雾里走上十里,往回走,是杏花

往前走,是杏花。水灵灵的清风

抚摩着我湿漉漉的头发。替我叩出一串脚步

两声鸡鸣,三声犬吠,杏花丛中隐着的

是桃源,也是杏花源

 

“杏谷朝霞”,等着朝霞被峰峦收起

杏花谷还是杏花谷,只有我

把自己喊作了一片闲云,影子丢在

叮叮咚咚的溪水中

 

 

杏花开满村的叫杏花村,杏花不开满村的

只要唱上一曲《桃花红杏花白》

也就成了杏花村

 

阜山脚下的尧都村,是名副其实的杏花村

上古时期,尧王曾在此地访贤夜宿

这件事情,杏花知不知道

这个传说,被记载在杏花的开开落落中

 

李氏上院、岩头上院、麻地院……

也安静在杏花的开开落落中

青苔是旧年的,玉皇庙的《百子嬉春图》是旧年的

《百子嬉春图》里的春天是旧年的

砖瓦间的野草是今年的,杏花是今年春天的

 

硖沟石门是很多年以前的,入石门

便是桃源,彼时,这里的人们

不分汉与魏晋,山中无历日,寒暑始知年

 

无端地感觉,有一牧童,正打石门而出

小手一指,杏花,哗啦啦地开遍

遍地炊烟,袅袅起

 

 

远望杏花如烟。这杏花烟,与烟火古道的“烟”

可否类似?从沁水到翼城,把“煤”唤作“烟火”

一下子有了居家的味道

 

煤火红红的,红红的煤火中,仿佛溢着油盐酱醋

溢着挖煤人满脸的雨雪风霜

一条长长的烟火古道,已被草木覆盖

还可以翻动那流年中的光与影么

还可以找出运煤人那酸甜苦辣的脚印么

 

那嘹亮的笛声,从春天的一角响起

那笛声,吹开杏花纷纷,带着杏花的颜色

 

 

想起石楼精舍了。杏花若是落在佛地

被香火一缭绕,也就具有禅意了

 

还是把“石楼精舍”呼作南山寺吧

从字里行间现出来的南山,是悠然之山

在杏花丛中走着走着,一抬头

就发现心心念念的南山了

 

人们沐浴着香火进进出出

杏花沐浴着香火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转身,那些民间的杏花

在朗朗的书声里,抑扬顿挫地起舞

 

 

琴棋书画是具备了意境的杏花

一旦化作意境,吴家沟沁秀山庄的

梨、桃、樱桃、苹果、葡萄……

也都可以叫做杏花了

 

用“海龙池”泡一杯清茶

阜山、碧峰山……是数枚青绿的茶芽

一缕和风吹过,整个沁水的山山水水

就成了令人心驰神往的荡漾

 

 

春风八百里。迎我回到杏花谷

我已备下满谷轰轰烈烈的杏花

再下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春雨

这杏花深处的沁水

就是缠绵旖旎的江南了



三等奖:兰采勇《行走杏花谷》


去龙港看杏花 

到了龙港,一定要来这里看看

带着一颗认真的心,到开满杏花的

时光深处看看。所有的杏树

茁壮成绵延的姿态,让来过的人迷恋

让错过的人向往。白色、粉色

成群结伴星星点点般刷新时光

开满了春天的每一道经脉

 

来一阵风,就能听到四面八方的声音

有蜜蜂的嗡嗡,有鸟雀的啾啾

人们多情的话语迎合其中

纷纷打开紧缩的门,一场盛宴

因龙港结缘,因杏花掀起高潮

 

在龙港的日子,总有一只手牵着行程

走近杏花谷,走近那些小家碧玉

总会不直接地心生怜爱,并时不时地

裸露出慌张的呼吸和柔情的目光

这是人们的渴望,也是人们的幸运

 

行走杏花谷 

再没有什么能让爱如决堤的水

泛滥成灾。是偶然加上必然

穿行在龙港镇的杏花谷,不由自主地

爱上眼前邂逅的一切,站在远处或者近处

昨天、今天、明天都是一道风景 

邂逅杏谷朝霞,登阜山远眺,访烟火古道

是站立的文化符号和成串的乡愁

拼凑出完整的美。站在历史的时光里

说出那些开花和结果的故事

 

来了的人,都随会身携带

自己的标尺,自己的罗盘,自己的向往

点燃一颗一触即燃的心

我是追着杏花来的。千枝万枝杏花开了

流动的空气香了,我沾满雾气的双眼亮了

 

最初只是喜欢,接下来是迷恋,最终是沦陷

整个杏花谷就是一个舞台,所有人春心脉动

把快乐追来追去。那杏花开得更欢了

所有人就会忘记时日,迈不开步

 

烟火古道 

在沁水行走,以煤为线索

带半颗痴心,另外半颗被运煤古道稀释

或东或西,古煤窑一直无可厚非是主角

串接两千多年时光,完成

生生世世的嘱托,今日终与我擦肩

 

只因为残存的故事太多

采集运输煤铁,一个时代就丰满了

耀眼炫目。整条道路缀满了丰硕的动词

煅烧炉里沸腾着内心的荣光

繁华的日子里,来来回回忙碌的人

如同散乱的空气,绾住时光的绳索

荡起喧嚣的潮,接踵的思想逆流而上

 

而今,我们顺着那条老路摸索

赋予的思想太多。抓住回忆

我们习惯拆解,然后亲密贴近

这些故事就衍生出了太多的光芒

这些遗址就觉察到隐含的重量

 

越来越多的人,来了

行路,揭秘,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

随着故事离奇曲折,那些漩涡般的风暴

被烟火古道尽数吸纳收容。洞察时光

我和同行的人,把漏掉的细节

一点一点串起来,眼睛瞬间亮了


三等奖:王海清《龙港的芬芳在尘世荡漾》



诗歌般的芬芳,在这是氤氲

沁水龙港,确能招架住

这来自天地间的造化,这杏花源

像一朵诺大的云朵,被天堂熏染过

又怡似沁水龙港植入泥土的甜言蜜语

在这是惊叫着

 

古村落、古驿道、古庙

这些沉默者,居然也修饰好门面

板起古脸,凸起精致的造型

访花人,总会把心放置一会

才算和河谷的杏花

一起完成了一场修练

 

转身,看到那些弥山填壑的的杏花

才真正理解了沁水龙港的用意

那镶嵌在骨骼里的芬芳

才开始在一首诗里

正伴随着朝阳的升起

山谷犹如霞光普照

娇红烂漫

  

      ◎一朵杏花,染红了阜山 


远眺阜山,深念尧王的慧眼

那一片杏花,说开就开了

大片的粉红,所有

和星星有关的童话,和美丽

有关的传说,都抵不过阜山的杏花

 

阜山的杏花,擦亮了一个尘世

大美的境界延续着沁水龙港的爱恋

走笔,写意

盛展出一种红,一种香

穿透所有人的灵魂,超度

一个不老的信念

 

在尧都的梦里,我开始倾塌自己

阜山脚下,抚摸我开始疼痛的内心

一些诗语是不曾见过,还是丢失了

真正知道了,自己词穷的境界

但我知道,在这是肯定能找到

一些词语就贴在阜山的画板上

 

尧都村的梦,又一次起程

终于看到乌岭的笑, 倒映在舜陶河

那块从上古就经营的尧王

访贤夜宿的传说,终于等到

和尧都村一起开花了

 

一朵杏花,染红了阜山

在沁水境内,我必须留下来

找到我内心的咒语为止

 

       ◎霞谷,有一条浪漫的河流 


硖沟村,有一条长约十里的河谷

被一盏煤火映亮的古宅,解开衣襟

这里是煤的迁徙地,它是渴望的冬天

更是渴望的一块红烧肉,它抚育了

火红的心情,喂养着硖沟村一代代人

 

村中古宅林立,其中有两座寺庙

虽然已是破败残垣,但

玉皇庙配殿内的《百子嬉春图》

是我们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

 

在一场杏花怒放下,“石门口”大开

曾经与世隔绝的杏花山,豁然开朗

一片杏花美景,乐然生活

让宋末金人悔对,让日寇破胆

 

草芽怀着染绿大地的梦想

迅速被杏花领出

霞谷不再装聋做哑

因为,霞谷

有一条浪漫的河流

  

     ◎釆摘园如此之大


沁秀山庄采摘园,如此之大

大得只剩下生态和休闲两个字

但确让我丢失了所有的经历

包括儿童时的脚印,还有爷爷的花园

 

露天和大棚,是这里的姿势

梨、桃、苹果、葡萄、樱桃、等钙果

是杏的陪衬,这是肯定的

一个母亲,在釆摘着

她是在默默地示范

身边,还有她的孩子

 

我开始抬头敬畏

把瞬间相逢交给了永恒

如果人人,把乡愁交给这些花果

不知唤醒多少重回烟火的人间

 

是的,她这是的品种还有

休闲、观光和度假


备注:以上领奖者均是朋友代领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