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夏小兰:“许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许仙”


作者|夏小兰


我上小学的路是崎岖的山间小路和一段蜿蜒的渠道。


上学时,小伙伴们呼朋引伴,争先恐后,急急赶路,因迟到被罚站是件让人难堪的事。


放学时,大家则如出笼之鸟,笑逐颜开,争相汇报自己见到听得的奇闻怪事,双眼又在搜索沿途的“猎物”。哪棵桑树的桑葚黑了熟了,哪块地的豌豆荚甜脆,哪片地头的油菜花里蜂蜜多……我们心知肚明,绝不会摘错。掐片胡豆叶,捻捻叶尖,放嘴里一抿,会有一个圆鼓鼓的泡泡,藏好泡泡,故意急喊“张三!”,张三一怔,应声“欸……”,这边“啪!”击碎泡泡,大声笑骂“填炮眼儿!哈哈……”,隔会,张三如法炮制,捉弄回来。这个游戏,我们常玩,乐此不疲。山路上有口古井,井水冬温夏凉,冬天,井面上升起缭缭水烟,我们蹲在井沿边,捧起清冽、甘甜的井水任意喝饱洗漱。


渠道旁有两户人家。



一户姓李,家有三子两女,他的大宅院红门白墙,有整齐的十间砖瓦房,宽阔的地坝,地坝边沿栽满柑子树。


他家养一只高大的恶犬。


平时,小伙伴们慢慢走,见狗跑出来,就蹲身捡石头,吓唬吓唬那条狗,狗见我们人多势众吧,也就摇摇尾回去。有一次,不知是谁竟带头跑起来,大家慌忙跟着狂奔。那些小男生敏捷如兔,遥遥领先,我没命地跑,偷眼一看,身后竟只剩我妹一人,两三步开外就是那只紧跟而来的恶犬。我心里涌起复杂的滋味,对恶犬的深深恐惧,对我那又矮又胖的妹的怜悯和同情,对自己不是最后的窃喜……,我丝毫没敢放慢速度。可能是大家的超水平发挥,大狗没撵上我们,悻悻而归。这是否可以套成一句“姐妹本是同林鸟,大犬来时各自跑”。


另一户,姓高,是我一远房的叔。年龄大概有五、六十岁了。他身材硕长,依稀可见年轻时玉树临风,清秀俊雅的影子。有时他穿一件洗得发白的旧军装。他的房就一间,泥墙上面盖着茅草。房间大门没有贴门神,没有贴对联,房前一小块地坝,没有栽一棵果树,没见过一只鸡走动,光光的。他和我们这群小学生打招呼时,用极其沉缓柔和的语音,带着谦和的淡淡的忧郁笑容。那含悲带愁,似喜非喜的神情让人心酸,过目难忘。以后多年,我再没听到过我叔那般柔和的声音。我从大人那里约略知道他的经历,他年青时是我们这一带远近闻名的美男子,对人态度又极温和可亲,大家送他“许仙”的美誉。他参军期间和表妹完婚,美中不足的是二人一直没子女。有一年,一位部队高官的女儿和他好上,二人暗结珠胎。我叔念及夫妻间的旧情,又深感无颜家乡父老,犹豫着一直没离婚。有一天,那位千金大闹一场后,回去向她爸哭诉了这事,她爸一怒之下开除了我叔的军籍,派人押送他回来老家。妻也和他离婚,这几十年,他就一直一个人过……



一天放学,我看见我叔的家里竟然来了一个年青人。他身材硕长,容貌清秀,皮肤白皙,穿一套崭新的翠绿军装,大概二十岁左右。我明白了几分,急急回去向我妈汇报这件新闻。


“他儿回来看他来了,儿子的妈得了癌,住院时跟他说了……”妈说。


我叔那间泥房现在还在,残破不堪,摇摇欲坠,地坝上杂草丛生,高及人腰。他是在儿子那里安度晚年,还是已去世,我不忍打听。


补记:

现今,

和妈电话

她聊的话题就一个……

某某死了,活了几十,葬哪……

……

“许仙”呢?

死多年了,给别人看鸭子,一个人死在河堤上……


更多精彩文章:

征稿|“生命感悟、远游踏青、美好生活、赞美春天”主题征稿启事

■ 柴静:周云蓬永远不听话

■ 贾平凹:秃顶的十大好处

■ 莫言:比鬼更可怕的是丧尽天良的人!

■ 徐兆寿:中国人丧失了多少文化基因

■ 白岩松:孩子,不上学,你还能拿什么和别人拼?



来稿须知

        本平台旨在“不厚名家、不薄新人,唯质取稿”。欢迎广大文字爱好者投稿。要求:

       1.原创首发散文、小说、评论、诗歌3首以上编辑在一个word文档与照片、个人简介打包用附件形式发送邮箱:779235484@qq.com。

       2.本平台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打赏的费用20元以上的部分将微信转给作者,20元以内的部分留作平台开展活动使用。有打赏的作品作者请加编辑微信号:xzb184731670,将作品应得费用用红包相转。若十五日内平台不刊发,作者可自行处理。

3..本公众号发的内容自动与腾讯同步,并在天天快报、腾讯新闻、QQ浏览器、QQ看点等平台推荐分发。

欢迎关注作家联盟


——————————·END·——————————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