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何人这么猖狂!武鸣七百多株沃柑遭恶意砍伐,果农欲哭无泪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沃柑因其品种新、个大、味甜而畅销全国,平均价格在5到8元一斤,在沃柑种植基地武鸣区,有不少人都以种植沃柑为生。去年2月份,武鸣区两江镇明山村的村民韦武学和妻子,种植了约十亩的沃柑,眼看明年就能结果有收成了,怎料4月18日晚上,七百多株沃柑在一夜之间被人为的砍掉了。这到底是有什么仇有什么怨?竟要下如此狠手呢?




记者 刘昕:我们现在来到武鸣区两江镇明山村,村民韦武学自家的土地上,那么在这十亩的农田上,大约百分之八十的沃柑苗被人砍断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整理,韦武学和家人把被这些砍下的沃柑苗,堆放在我身后的这个地方。我们跟技术人员了解到,这些被砍掉的沃柑苗,基本上已经绝收了。



武鸣区两江镇明山村村民 韦武学:十八号晚上九点多,我在这里做工,我回家吃饭,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全部砍完了。



被砍掉的沃柑总共有七百多株,是韦武学在去年2月份购买的,当时价格平均在25元一株,经过老俩口一年多的养护,大多数沃柑长势都比较良好,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就能结有收成了。


记者在现场也观察到,除了沃柑苗的被人为砍掉之外,果园的围栏也遭到了人为的破坏,用于给沃柑浇水的滴灌也被剪断了,损失的确不小。


武鸣区两江镇明山村村民 韦武学:很难受,投资了十几万出来了,因为是贷款的。


武鸣区两江镇明山村农业技术人员 葛昌杰:一斤五块钱,像现在的话一棵的话,它能够摘果的时候,也能够有几百块钱,像这么多棵树一乘起来的话也会有,二三十万块钱的损失。



韦武学告诉记者,4月18号下午6点左右,他路过果园时,沃柑还完好如初,所以他初步认为,对方是晚上7点多到9点多这个时间段动手的。


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种了一年多的沃柑变成了一堆废枝,六十多岁的韦武学站在地头大哭了起来。为了减少损失,韦武学和妻子本打算把断掉的沃柑枝条重新连接在一起,但村里的农技人员告诉他,这个方法根本不可行。


武鸣区两江镇明山村农业技术人员 葛昌杰:砍了以后上面的树冠已经没有了,如果你一定要嫁接的话,也是很难活的。第一没有营养,没有树干提供的根部的营养,根部弱,根部弱你嫁接上去的话也很难活。




得知事情后,韦武学三个在南宁市区打工的孩子也赶紧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回到了家里。看着眼前的情形,孩子们也都傻了眼。


韦武学的儿子 韦敏康:觉得心很痛,因为这些都是我跟我弟,去银行贷款回来给我父母做投资的。


韦武学的女儿 韦敏虹:兄弟这边贷款下来,然后父母的积蓄全都投在里面了,然后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父母都是很心疼,父母都在抱头哭,我们也觉得很难过。

 


事发后,韦武学报了警,并配合警方做了口供。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早在去年6月份,韦武学家花了13万元刚买不久的钩机被人为放火烧毁,因此,韦家也怀疑,这两起意外是一个人所为。


那么,这当中是有什么仇有什么怨吗? 


韦武学的女儿 韦敏虹:没有跟谁有过节,因为农村,相处都是很和谐的。


韦武学的儿子 韦敏康:我们之前跟任何人没有任何过节的。



为了了解沃柑被砍事件的最新调查进展,当天下午,记者陪同韦武学的儿女去到了两江镇派出所。


韦武学的儿子 韦敏康:我们接下来打算是报给镇政府,让他们知道一下,然后我们也着手再种上新苗吧,想办法种。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留得住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相反,青山没了,想要烧柴也就没有指望了。对于果农而言,其实最怕的,就是作为家里经济支撑的果树出了问题,因为果树一旦没了,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收入来源没有了保障,而且要是重新栽种果树的话,还要耗上个两三年的周期 ,这段时间还得重新大量投入资金,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无疑是致命的,很有可能就此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一蹶不振!


所以,希望当地警方也能高度重视此事,尽早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来源:南宁电视台《新闻夜班》、南宁头条新媒体

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南宁头条订阅号/APP推送


识别下图的小程序码,

进入“壮族服饰秀”秀一秀



“壮族服饰秀”小程序玩法:进入小程序后拍照上传,可一键生成身穿壮族服饰的你。而且有多套服饰选择,让你可以一次穿个够!(把自己拍美美哦~记得要分享给朋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