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赛明顿的自恋|一颗老苹果树结出的奇异果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八篇,献给睿智、美丽、大方的警察姐姐——郭庆老师,以及皱着眉头都可爱的曼曼(同样睿智、美丽、大方),来来来,小姐姐给你们讲一讲。



1

 

好久之前随便聊闲天,我告诉朋友们我在看一本奇怪的书《自恋,一个新理念》。郭庆老师说:“哦,有趣,但我不想自己去看书,你能看完后给我讲讲吗?”


好巧不巧,前天中午吃饭时,话比饭多的我又说起了这个新“自恋”,曼曼让我讲一讲,但是我讲的让“曼曼皱起了眉头”,不清不楚无法理解。

 

那么,我就在这里言简意赅写一写这个新理论。讲真,一本专业性的书籍,我这样的一个初学者,凭我的思想体系、语言能力未必能够表述清楚,的确有难度。


但我愿意挑战一下我的表述能力,也愿意挑战一下你们的理解能力。

 

 

2

 

“自恋”是一块久经开垦的黑土地。佛洛依德、亚伯拉罕、梅兰妮克莱因、费尔贝恩、温尼科特、科胡特、科恩伯格都在此有研究。尤其是科胡特,他的理论非常经典,我感觉“自体心理学”自他而始。

 

自体心理学又是脱胎于客体心理学。两位客体心理学大师,克莱因和温尼科特,他们思想差异某个角度上可以归纳进“冲突—缺陷”这样的辩证维度中。

 

冲突派代表,克莱因(在我心里是个猛女)认为,“自恋”源自于对客体的永恒的内在幻想(想要得不到,这是冲突),投射性认同是一种主要的心智模式,会出现躁狂性的防御,是有婴儿的个人意志存在的。

 

缺陷派代表,温尼科特(温柔的男人)认为,是无助的婴儿和客体提供的的不利环境(创伤),导致“自恋”产生。所以婴儿是无力无辜的,都是环境的错,这是一种“缺失”。科胡特继承的是缺陷派的思想,并进一步发扬光大,他指出在这个创伤缺陷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个“自体独立的发展线”,正常的自恋和正常的自恋性权利时代到来了。(好多人会虎躯一震,我自恋我骄傲,说明我人格水平好)。

 

赛明顿这个老头,超越了“冲突—缺陷”的纷争,独树一帜的提供了另外一种辩证关系——在选择或者放弃生命给予者之间。前者,获得健康的心理基础;后者,就变成病理性的自恋。

 

赛明顿在“自恋”领域的独创性,不知道能否以后在“自体心理学”的研究历史中留下足迹呢?

 

3

这部分讲一讲我所理解的赛明顿的“自恋”。

 

创伤总是难免的。“自恋”(赛明顿的自恋是指病理性的,非正常的)源自于发育早期受到的创伤,但赛明顿认为这还不足以解释自恋的起源,而要看个体对创伤的回应。


赛明顿认为,这是基于一个情感行动的理论基础的,他相信心灵的基本结构朝向一个心理客体的情感行动中,而行动的源泉在于自我。这样的一个理论取代了佛洛伊德的本能或驱力理论。(历史上,只有菲尔贝恩干过这种事情,大牛克莱因、温尼科特、科胡特都不敢违拗根本上祖师爷佛洛伊德的本能或驱力理论,这是根源。)

 

上文中的心理客体,赛明顿用了一个很美好的词“生命给予者”。

 

我们熟悉的马勒,她说,婴儿在生理上出生时,并一定意味着心理上情感上的诞生。


赛明顿认为情感上的出生,取决于一个选择。如果自恋的情境是某人把自己的自体当作爱的客体(佛洛伊德开始的,力比多投注到自己身上),那么,其实婴儿应该还有其他的选择的,就是其他的客体。如果它选择了其他客体而非自体,就成了开创性行动的源泉(这是赛明顿的原话,我理解成眼界更开阔,不只自怜自艾)。


“生命给予者”就是这样的客体,这个客体是要被带到心里的。虽然在现实情境中,它存在于乳房、阴茎、阴道、自体、分析师或治疗师的关系中。但它不是这种物质性或情境性的存在,也不是独立的存在。

 

所以,赛明顿在讲述什么是“生命给予者”时,用了一个类比的技巧,他用了几句诗,我敲出来一起来感觉一下:

告诉我爱缘何而爱?

它无影无踪地来,未曾寻求。

告诉我爱去向何方?

能走掉的不是爱。

 

感觉很唯美,是不是?我突然意识到,赛明顿能提出这样的见解,和他的学术背景是有关的,他年轻的时候拿了哲学和神学学位,后来又拿了临床心理学学位。所以他是有“神学”思想基础的。这让我想起了人是神所创的“神迹”,人由泥巴(脱不了原始的浑浊)捏成的,但人也是有“神性”(灵性)的。

 

如果人拒绝朝向“生命给予者”,则陷入到了“自恋暗流”中。这里的自恋,是与自我认识深刻对立的,是指陷入到自身的嫉妒、妒忌、施虐或其他中。比如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陷入于“伏伦斯基爱不爱我?你是不是移情别恋?”而看到不到自己,最终只能绝望到卧轨自杀。自恋暗流,也可以想象成自恋泥石流,一旦启动,泥石俱下。

 

朝向“生命给予者”则是获得自我认识的更广阔天地,是创造力(也可以理解成生命活力)的来源。这让我联想到歌德说过的我很喜欢的一句话“当人们在别人身上再度找到自己时,便开始知道自己的存在。”人是先发现外在世界,再看回内在世界的。我所理解的心理咨询也大体是这样的过程(在咨询中,咨询师看到我,我看到咨询师,以及咨询师所代表的外在世界,然后我看到了我自己),心理咨询师是给了来访者一个机会,撬动来访者身上的生命活动,当然能被撬动,是因为来访者有“主动意图”。

 

4

 

基于此,赛明顿在咨询实践中是怎么干的呢?


赛明顿认为在人的一生中,我们会被给予多次机会来改变根本性的自恋选择。这里我理解“根本性”是指对“生命给予者”弃绝的早且猛,形成了扎实的很难更改的心灵底图。但具有神学及哲学思想的赛明顿,又是对人极其的乐观,认为我们会有很多的机会来改变自己(好像有神论者都比无神论者要乐观与温情)。

 

他老人家好牛,认为不需要匹配什么技术。他牛叉叉的说:我通常喜欢摆出我的观点,然后让治疗者自己去以他们觉得合适的方式去适应。(尼玛,就是说,想要高潮吗?体位要自己找哦。)

 

他认为,要做的就是站在生命给予者的视角下,对创伤作情感回应,让来访者看到及承认他们人作为他人的存在,让来访者对自我幻想(自恋的人内在世界中其实只有自己,外在的客体只是作为自体的延伸而已)产生绝望与放弃,这是来访者的一种行动(去做、去创造),自恋情境就可以得到逆转。

 

但是,赛明顿老爷爷绝壁不喜欢科胡特,他攻击了“镜映性回应”。我想想科胡特也是蛮“柔情”的,瞧他搞出的三个移情“理想化移情、镜映性移情、孪生移情”,基于这三个移情的主要技术就是共情,就是“托着来访者”。


赛明顿虽然很客气的说“镜映时治疗师没干活”,我猜猜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是“老是共情共情,不行的,你这是惯着来访者,让他更陷于自恋中。得让他们绝望啊,绝望之后才有繁花盛开(这是苏晓波的话,引用一下),打开心门朝向生命给予者,才能发现我。

 

我本人,还是蛮喜欢科胡特的,绝对是经典。当然,自体心理学这块我还了解的太少。早上边蹲马桶边想,心理动力学这么多的理论思想,百花齐放,这是好事,但很多还是互相不兼容的,怎么来选择呢?但我又想到的是,思想体系的发展中是有前因后果的,后期的理论发展建立在前期理论基础上,并不是说完全否决,而是开出新枝。我们要做的,可能是博采众长,取自己适合的,要知道每朵花都有美的道理,每朵花的背后都可能有斑斑点点。

 

5


本想写一下“卡斯乌斯”的神话故事,方便理解赛明顿的自恋。但实在太长了,个人认为超过2000字的文章都不是好文章,需要者请百度吧。


总结一句话:人性中是有天生的创造性的,只是被“自恋”所淹没。而走出自恋,朝向生命给予者,需要个人极大的勇气。


心理咨询室里,就是在寻找一个透光的窗口,和你的勇气。

 

郭庆老师和曼曼,你们觉得我说明白了吗?我点名啦。

 

认真的说,有兴趣进一步了解,还是要看书哦。


----------------------------------------------------------------

作者简介

周丽玉,江湖人称周姐姐。资深病号一枚(曾经深度体验抑郁、焦虑、睡眠障碍、惊恐发作,这是我宝贵的财富),正在学及学了一点小手艺(中挪精神分析、中德催眠等),持续参加案例督导和个人体验,走在成为专业心理动力学取向心理咨询师的道路上。

我所体验的咨询:在一个时间和空间的容器中,我们一起细细品味、慢慢切磋每一缕细腻的情感,看到自己,四目相视,会心一笑。

咨询预约:26378788@qq.com。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