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银莲花盛开的地方丨百花丛声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本周的百花丛声栏目将和大家分享英国自然文学大师理查德·杰弗里斯散文。透过那些精妙的文字,看英格兰的自然世界。文章选自《英格兰乡村生活》,由本书的责编张雪老师朗读。




银莲花盛开的地方(节选)

 

距离高大繁茂的树林约一英里之外,孤零零生长着一小片幽静的白蜡幼苗树林,那是蔡斯附近仅有的一处长满风之花——银莲花的地方。白蜡树幼苗的植株之间相聚甚远,每到春天来临,树与树的间隙间就会密密麻麻覆满一层深绿色的植物,若想穿过此林,人们非得踏过蓝铃花、银莲花和别的林地植物的叶子不可。银莲花的美丽转瞬即逝,只有经常前去小树林探访,你才能领略到银莲花的完美丰姿。你若是忘了再次前去或是晚了两周才返回树林,极有可能发现美丽的花儿已然凋零。银莲花的花茎细长,颜色鲜红,只有几英寸高,周围环绕有三片叶子。银莲花的花朵呈杯状,花心颜色金黄,六片洁白的花瓣微微下垂,花瓣下有时隐约可见一抹淡淡的紫色。银莲花的叶子不但数量为三,每片叶子还裂为三瓣。叶片坚韧耐寒,花朵却娇嫩异常。

 



小树林与周围的草地之间有一道堤垄,垄上满是蓝色的野生紫罗兰,这种花没有香味,盛开时花瓣又宽又大,几乎能与三色堇媲美。不过,它们直到花期将近时才会完全盛开。小树林附近的草地面积较小,每块不过两三英亩。其中有一块泥泞潮湿的草地上长满了酢浆草,花开时白茫茫一片,长达数周。这些花的花瓣在有些地方是银白色,在有些地方则呈淡紫色。野花通常如此,生长地点各异,颜色也各有不同:在阴暗的树林里,云兰或蛋黄草类植物颜色苍白暗淡,类似硫黄的颜色;高地上的云兰则是美丽的深黄色。这片泥泞的草地上有条沟渠,里面生着一大簇车叶草,碧绿的轮生叶片上抽出一朵朵白色的小花。野生黑莓的枝条弯下来,叶子五片一簇,片片生着绒绒的毛刺。黑莓的枝条一旦着地,立刻就会扎根抽条,如果不及时修剪,很快就会长得漫山遍野。

 




松鸡十分喜欢造访这片小树林,它们从蔡斯沿着树篱一路来到这里,总要在林子里搭上几个窝。有只绿色的啄木鸟也把小树林当作必经之路,但是它很少久留,因为这里树木不多。啄木鸟好像都有自己固定的路线,有些小树林就极少能听到它们的动静。啄木鸟更喜欢造访古树参天的树林,只要林中生长着高大的朽木,就一定会吸引啄木鸟前往。与蔡斯这样更广袤的大片树林或是宽阔的牧场和大片的耕田相比,小树林附近的这些小块的草地才是花儿的世界、鸟儿的天堂。茂密的树篱吸引了大量的鸟儿,躲在树篱后面,人们可以观察鸟儿的活动。而且,相比之下这里的灌木丛和树木的种类也更丰富。

 



小树林之中就有这样一丛枫树,每到春天都缀满绿色的花朵,当然枫树仅在春天开花时才能被人发现,别的季节则隐身于橡树之类的树木之中,甚少被人察觉。接骨木开花时,白色的花朵缀满树丛,昼夜盛开,芳香四溢,弥漫数里。哪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那一丛雪白也仍然清晰可见。树篱中有几棵沙果幼苗,沙果树发芽时很容易被误认作荆棘,因为小嫩枝的顶端通常很尖;除了沙果幼苗外,这里还有棵缀满累累硕果的大沙果树。小伙子们常常用沙果来磨刀,刀刃插进果子中缓慢地来回移动,果酸就像硝酸一样腐蚀着钢铁,让刀刃变得更加锋利。他们还在干草堆上掏洞,把果子塞进去,以此来改善沙果的口感。他们也会从老果园里采摘大量的苹果藏在干草堆里,因为这些果园的水果通常硬邦邦的,口感酸涩,味道比沙果好不了多少。这些苹果在温暖的干草堆里存放几个月之后,自然会变得更加芳醇可口。

 


这里还生长着一种野生李子,也叫西洋李,果实的个头大约是黑刺李的两倍,果皮上有一层白霜,看上去很像人工栽培的李子,但口味没有那么甜美。虽说长相类似,李子的味道却和黑刺李截然不同,口感完全没有黑刺李的果子那般酸涩。有个角落里长满了山茱萸。夏天山茱萸的花开得赏心悦目,秋天则缀满深色的浆果,叶子变成了鲜艳的黄褐色。霜冻过后,有些叶子的边缘会变卷翘,颜色也会变成深红色。这里还有两三片绣球花树丛——野生的灌木——它们在六月开满白花;这种野生绣球花不像公园里培育的那样呈雪球状,而是呈扁平的环形,处在外圈的小花最为洁白,靠近中心的部位则略显淡绿。到了秋天,纤细的枝条被一串串紫色的浆果压得弯下腰来,这些浆果个头很大、异常饱满,好像随时会迸出红色的汁液来。不过,这些果子很快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都是被鸟儿吃掉了。




除了山楂树和石楠树,这里还有几种柳树——蛇皮柳,因树皮脱落而得名;“折柳树”则树如其名,异常脆弱,每次起大风都会折断它那孱弱的小树枝,变成没有树梢的半截砍头树。还有棵老柳树,树干中空,树顶成了一群寄生植物的天堂。一棵树莓扎根于此,在柳树一侧悬挂摇摆;这里还有棵低矮的小醋栗向四周随意地伸展枝叶——毫无疑问,树莓和醋栗都是鸟儿无意间播下的种子长成的;最后是有毒的南蛇藤或称龙葵的植株从腐烂的木头里钻出来,枝蔓倚靠着干枯的柳枝向上攀爬,到了秋天则挂满红彤彤的浆果,一树明媚灿烂。树林里还有白蜡树幼苗,树枝上春天才会萌发的嫩芽此刻还躲藏在黑色的叶鞘里;核桃树上挂着永远受欢迎,而又常会被偷的坚果,不过在高地,一大片核桃树果实累累挂在树上也没人采摘,直到最后熟透落地;还有小橡树从倒下的大树根部钻出来。在这些橡树枝上,不但能找到常见的圆形树瘤,还可能有更大的树瘤,绿色的鳞皮层层叠叠互相覆盖而成。

 



在这片人工设计的,在我看来也毫无品位、毫无乐趣的现代建筑耸立的大地上,哪里还能找到像这片古老的树篱一样美丽的灌木丛呢?这里也不乏常绿植物,常春藤长得郁郁葱葱,还有一片冬青树丛,不过仅此一片,因为此地土壤不适合冬青生长。高大的牛蒡在灌木丛中异军突起,农田和草地边缘还长着些茎秆粗大中空的当归,不过被树莓的枝条遮挡得严严实实。早春时节,这里还会有芦苇,细长的苇秆齐刷刷地向上伸展,顶端生着两片长矛一样的叶片。芦苇的高度因生长地点不同而有所差异。若是生在刚被修剪过的树篱之中,芦苇只能长到四五尺高;若是生在一处土地深深下陷的角落,或是长在灌木丛里,芦苇就会细长高大,人们哪怕举起手杖也很难碰到苇尖。黑泻根的蔓条从灌木丛的上方冒出来,因为无处可依附,便互相缠绕在一起。两根藤条相互缠绕便可以相互支撑,倘若只有一根藤条,就会因为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而垂落下来。


——选自《英格兰乡村生活》

[英]理查德·杰弗里斯 著

朗读:张雪



内 容 简 介


大师名作国内首译

精美彩图,带你领略维多利亚时代的自然风情


《英格兰乡村生活》是一本关于英格兰乡村生活的散文,作者为英国自然文学大师理查德•杰弗里斯。书中生动而详细的描述了十九世纪的英格兰乡村生活,农业雇工的生存状况以及优美动人的田园风光,在杰弗里斯笔下,十九世纪的英格兰乡村生活淳朴粗犷,乡野间的动物和植物充满活力和欢乐,他用精妙的文字和广博的知识将这种欢乐呈现给读者,让人在阅读时尽享自然的宁静、生机、包容。




作 者 简 介



十九世纪英国自然文学大师理查德·杰弗里斯,拥有最纯粹的自然的心灵,血管里流淌着着橡树、榆树和白蜡树的树液,以及自然界飞禽走兽的血液。杰弗里斯一生创作有小说散文十余部,他笔下的乡村是他精神的领地,灵魂的净土,他的全部生命都在于体验和描述自然,他的成就对后世的自然文学创作影响深远。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关于《英格兰乡村生活》
↓↓↓


相关阅读:看自然文学大师笔下的树

                  听,是谁在唱歌

 

                可爱的小溪轻轻地流丨百花丛声


更多好书

欢迎关注

百花文艺

 微信搜索:baihuawenyi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