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老枪”的来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作为一名战士,我十分喜爱手中的钢枪,新兵连时,就在实弹射击考核时打出了84环的优异成绩。分到汽车班后,作为后勤岗位,军事训练明显比勤务连少多了,但这并没有减少我对枪的热爱,完成日常的驾驶训练、运输任务之余,摆弄班里的冲锋枪,成了我的最爱,非常希望再到靶场上一试身手。

第二年的夏天,机会来了。部队组织射击比赛,每单位派出代表队,打冲锋枪第二练习,我积极地报了名。

冲锋枪第二练习,目标是100米外的胸环靶,使用卧、跪、立3种姿势持枪,无依托射击,共有15发子弹,只允许每种姿势2次击发,不准打单发,必须打点射,就是把枪机放在“连发”档,一次击发至少打出2发子弹,稍不注意就“突突突”了,不但技术要求高,而且要有沉着、冷静、过硬的心理素质。了解了这些技术要求,我反复练习,信心满满,跃跃欲试。

临上靶场,比我多当1年兵的勤务连于班长拍着我的肩膀,不屑地对我说:“认输吧,你们机关兵1年摸几次枪,打这第二练习,没戏!”我笑答:“不见得吧,班长,咱们靶场上见。”

来到射击位置,我接过指挥员压好子弹的弹夹,装在枪上,听他宣布比赛规则,随着他一声令下,我瞄准、击发,只听“啪啪”、“啪啪”两次连续枪声,完成了卧姿射击。又依次采取跪姿、立姿,顺利完成了6次击发。几个报靶,我6次击发全部命中靶心,410环,29环,总成绩58环。我有点不满意,因为没打成满环60环,差了2环,心想别人只要打59环就超过我了。

怀着这种担心,一问于班长,他的成绩是57环,获得亚军,冠军是我的!原来,56式冲锋枪点射非常不好打,每次击发,能做到首发命中,不脱靶,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卸下弹夹一看,里面还剩了3发子弹,也就是说,我一共只用去了12发子弹,是最低耗弹量。我对于班长说,吹早了吧?他在这样的成绩面前,向我表示了真诚的祝贺。赛后发的冠军奖品,是一只当时市面上刚刚出现的泡沫铅笔盒,非常精美,我一直珍藏使用它多年。

后来当了老兵,就不像新兵时那么紧张了,闲暇时间我借了一只气枪玩儿。花不了多少钱就能买来一盒气枪子弹,我用它练枪法。开始在10米距离打火柴盒,弹无虚发,感到不过瘾,改打立着的烟卷,也没问题,又增加难度,把烟卷平放,打烟卷屁股,一枪就把它打炸。

越打越上瘾,可以打打麻雀。时已入冬,检修所车间后面有一片沙果树,果树已没有了树叶,我利用傍晚麻雀回窝时果树上落满麻雀的机会,拿麻雀练枪法,又是一枪一个。打下一个后其它麻雀被这突然袭击吓飞了,可鸟儿们飞一圈就又落到树上,我就又打。如此循环,直到天黑鸟儿们都进了窝,我才罢手,拎着土篮收获“战利品”。

白天打完,还不尽兴,我又带着枪,招呼一两个战友,晚饭后拿着手电,到后山没有建完的首长宿舍里寻找目标。半成品的新房里,拿手电四处一照,墙缝里、房梁上,麻雀被手电光照到,一动不动,我举枪射击,“啪”,枪响了,“噗”,小鸟应声落地。一个晚上这样打十几只用不了多大工夫。

一连几天,被我击毙的麻雀居然攒了满满一土篮。因为天冷,麻雀被自然冷冻,我和几个战友一起,把麻雀连皮带毛一扒,掏出内脏,一只只肥硕的白条雀十分诱人。那时有战友在部队的内部酒厂做酒,有“存货”,宿舍楼上干部宿舍有炉子、炊具,把白条雀炖了一锅,凑上哥几个,香喷喷的鸟肉是最好的野味下酒菜,推杯换盏,尽叙友情,大家其乐融融。

后来我在省委办公厅机关党委负责工会工作,1994年省直机关工会与省体委合作举办省直机关职工射击比赛,在省体委射击场比赛运动步枪,也就是小口径步枪,我自告奋勇组织了省委办公厅代表队,我任领队兼队员,一共4人前去比赛,在总共80多支参赛队的情况下,一举拿回来团体第3名,为办公厅争得了荣誉。

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为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而感到光荣和自豪,为自己能练出一手好枪法而欣慰。遗憾的是没有生在战争年代,空有好枪法却不能在战场上杀敌立功。假如小日本胆敢来犯,只要我还能动,定要让鬼子尝尝我这支“老枪”的厉害!

QQ、微信时代,我给自己起的网名就叫“老枪”。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