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牛顿苹果树:我所见闻的剑桥(一)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行走的风景   总第80篇




牛 顿 苹 果 树



    我 所 见 闻 的 剑 桥 (一)


高 永 践



 

 

中午时分,我离开了伯明翰,将车开上M6高速,前往剑桥。

其实,我更喜欢称其为“康桥”。

读起康桥来,音韵美自然而出,仿佛是月夜在玫瑰绽放的花园、喝着绿豆沙沙听到的那首悠扬婉转的小提琴名曲;想起康桥来,画面美倏然而至,仿佛是阳光恰恰好的春日上午,在一棵粉玉兰下邂逅到的那幅唐代绘画。

去剑桥,当然因为它是著名的世界级学术重镇,具有独特的文化气质。除此而外,还因为诗人徐志摩。

初中时读到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金柳、水草、潭水……这些意象摹写出来的画面以及舒缓柔美又哀伤的诗歌旋律,简直把少年的我迷得三魂少了二魂,对那个叫“康桥”的地方无比神往。


康河


剑桥的英文是Cam-bridgeCam在闽南方言中的发音似“剑”,而在普通话中似“康”,bridge是桥的意思,“剑桥”也好、“康桥”也罢,其实都是一个音、意结合的译名,只不过一个是普通话,一个是方言而已。官方称之为“剑桥”。

剑桥的意思是“剑河之桥”。在这座城市,有一条名为River  Cam(“剑河”或者“康河”)的河流以优雅的姿态环城而过,然后缓缓向东北流去注入乌斯河。英国人这在条河上修建了很多设计精巧、造型美观的桥,其中的数学桥、太息桥、格蕾桥已经成为著名的景点,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人奔它们而去。河上多桥之故,英国人就把这个城市命名为“剑桥”。

有江河的城市是空灵的,恰如一位熠熠生辉的妙龄少女,总会让人放飞想象、浮想联翩;有江河的城市是美性的,恰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芳华女子,总给人健康、绿色、诗意的愉悦审美。剑桥的这种空灵和美性,在天地间自然散发出一种醇厚的迷人气息。


数学桥


在伯明翰至剑桥的高速路上,我看到的尽是繁忙,汽车奔驰的速度很快,但开车的师傅都守规矩,不想当然地变道、减速、加速,这让我很有兴趣地观察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车辆在快中呈现出的井然有序的运动美。

途中,一辆负重的大货车行走在我的前面,它的货厢比车头宽了一些,并且拖着高高的货物,我看到它的货厢右下边沿写着一行醒目的警示语:“CAN’T  SEE MY  MIRRORS  THEN I  CAN’T  SEE YOU”(如果你看不见我的后视镜,那么就意味着我也看不到你),这是提醒后面的车它的盲区,要其注意安全。

这样温馨的提示语让陌生的你我在路上因此而有了交流,心里暖洋洋的。

在离剑桥大概还有十多公里的地方,我看到了河水、大片的农作物,还有大片的草地。河水里有肥嘟嘟的白鹅在悠闲地划着水,草地上胖呼呼的白色绵羊在惬意地晒着太阳。这情景使我的内心荡漾着股股清澈的流水,一个个诗歌的元素被唤醒。“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的画面呼啦啦扑来,不由分说地强烈地冲击着我。我喜欢这样的田园风,期待这座“城市中有大学”的城市给我带来的种种感受。


负重的大货车


说剑桥“城市中有大学”,是因为剑桥大学的31所独立学院和6个研究机构分散在城中各处,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完整校园,但又可以说整个剑桥市都是它的校园,因为市中心几乎被这些学院包围,反倒成了剑桥大学的生活区似的。

走进剑桥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保存完好的中世纪的建筑,这些建筑的外观色彩明快、具有现代化的气息。剧场、美术馆、街头音乐等,无一不在向人们展示它除了是世界闻名的大学城,具有种种传统和厚重的文化底蕴外,更还有无处不在的艺术气息。

我看到学院门口的自行车有序地靠在路的一旁,这些自行车大多是学院学生们的。路旁有樱花树,还有我喜欢的玉兰。无论是玉兰还是樱花,大概是日照不充足的缘故,长势都不太好,像孱弱的瘦高女子,受了风寒,在料峭的春风中轻声地咳嗽。尤其是那棵玉兰,应该是上了年纪,树干很粗,上面青苔满布,由树干分出的许多枝枝桠桠上,冒出细长椭圆形状的花苞,它们无精打采地挂着,一副无奈着等待开放的神情,看得我的心有些疼。因为在我生活的小城,有很多的玉兰,在春天里,它们都生机勃勃地开放,饱满、旺盛的生命风姿总给居民们带来力量和希望。

植物生长靠太阳,这话简直千真万确。


自行车、樱花树和玉兰


穿行在剑桥的大街小巷中,随时随地都会遇见剑桥大学的教授、学生,当地的居民,外来的游客,这种学术、商业、休闲混搭的风格,让我真真切切地触摸到了这座城市别样美妙的脉搏。

由于学院太多,我们不可能一一走到,必须有所选择。儿子说他想去看看“牛顿苹果树”、“数学桥”,我想去看看“徐志摩诗碑”,最后才去撑篙游康河。

定下目标景点后,我们先去三一学院,为了那棵神奇的牛顿苹果树。

牛顿苹果树在三一学院大门右侧的草坪中,苹果树后面就是牛顿曾经住过的卧室。

无论是苹果树还是牛顿的卧室,真的毫无引人注目之处,也没有一个标记说明。见我困惑不解,儿子说:“老妈,英国女王会不会四处撒名片?”儿子的这一问让我豁然开朗了。

虽然牛顿的卧室不过是一间普普通通的百年老屋,但今天能获许入住的只能是该学院数学最好的学生。能入住这间屋子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肯定和无价的荣誉!想想看,每天站在牛顿曾经站过的窗前,看着那棵苹果树,和巨人精神往来,实在是一个人一生的自豪、光芒和荣耀。



牛顿苹果树


其实,牛顿苹果树不过是科学史上一个美丽的传说,尽管如此,人们依然对此津津乐道。

我也忍不住在此饶舌一番。

启发牛顿领悟了万有引力定律的苹果树,是在牛顿的故乡伍尔斯索普(Woolsthorpe)庄园(又译为“伍尓索坡”,或者“伍尔索普”),最接近真实的说法应该是牛顿经常细心观察苹果从树上坠落的过程,从而获得有关万有引力的灵感。至于是不是因为苹果砸到牛顿的头上,或者到底有没有苹果砸到他的头上,真的无法考证,而人们坚持相信苹果砸到了牛顿头上的说法,不过是赋予这一科学发现的浪漫又美丽的想象罢了。

虽然是这样,但还是引发了英国人对此进行着无数考证的热情,有的甚至还出版专门的书籍来说明那棵苹果树原本长在什么位置;在哪一天掉落了那个神奇的苹果;哪些苹果树苗是它的后代等等。在这波有关苹果树的考证中,最有名的是英国约克大学基辛博士的论断。

1998年,基辛博士认为“牛顿苹果树”老树发新枝(1820年,牛顿家乡的那棵苹果树被暴风雨折断过),仍然在继续生长,并在权威刊物《当代物理学杂志》上发表他的研究成果,证明这棵苹果树已持续生长了350年。

伊丽莎白女王也为这棵在风雨中奇迹般存活下来的苹果树颁发了保护令。这与其说是特意关照它,不如说是对科学精神的最高褒奖和礼赞。


苹果树下的牛顿


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只不过是人们以自己的方式,对牛顿认真观察事物的变化,探究其中蕴含的科学奥秘之科学精神的膜拜。

我面前的这棵牛顿苹果树,事实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栽种的,据说是牛顿老家那棵苹果树的后代。关于那棵苹果树的后代有这样一个说法:迄今为止,牛顿家乡那棵苹果树的后代只有两棵,其中之一就是三一学院里的这棵。

我没有兴趣去追问“到底是还是不是?”“另一棵去了哪里?”我只是感到我站在这棵苹果树面前的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奔涌着一股叫敬仰的情感洪流,眼前浮现出牛顿那双深情而专注地凝视着苹果树的眼睛……

接下去,我们又去看了数学桥、太息桥,最后到了响当当的国王学院。

…………


《我所见闻的剑桥(一):牛顿苹果树》完。


敬请期待下期:


《我所见闻的剑桥(二):徐志摩的哀伤、荣耀和宿命》。





作者高永践在泰晤士河温莎段


高永践


教师。作家。业余村妇。


安静写字,守好自己的城池。天地明澈,世事留白。







三一学院大门


三一学院的师生们步出大门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康河河畔


剑桥大学草坪


剑桥大学


作者(左)和儿子在剑桥街头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剑桥街景


康河


康河


康河


作者穿行在剑桥的小巷中



爱看书也爱远行

心情在路上

 ERQIECUNFU


图片:优昙 网络

编辑:七星


而且工作室出品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