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母亲的无花果树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最近常是感了疲倦,做事情懒懒惰惰地样子。

年过四十,说是不惑,其实是遇到看不见的瓶颈——该有的已有,不该有的看来以后也够呛。

人生于是变得漫无目的、毫无情趣。不敢怀念失去的壮志雄心和万丈豪情,却时刻要抑郁到快死。

拿起手机便无聊空虚,放下手机又负罪满怀。

每天夜里,我都对自己说同样一句话: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再堕落人就要废了!

但天亮以后仍然表现得冷静出奇,一面谈笑风生、镇定自若,一面继续随波逐流、厮守手机。。。

 

每日里最多的生活状态就是拖,实在拖不过就应付,煞有介事的应付。

在办公室煞有介事的应付领导,在酒桌上煞有介事的应付朋友,在床上煞有介事的应付范嫂。

然后煞有介事的假装生活。

年少时春风杨柳万千条,醉里挑灯看剑,鄙视那种40岁就死掉,只是到80岁才埋葬的人。

我到了40岁这一年,却也在经冬复历春、物换繁星移的缤纷色彩里,勉强活过1天,然后味同嚼蜡的重复了364遍。

 


周末,是一定要回老店蹭饭的。早起到海河市场,挑选适合做酱猪蹄的猪手——猪脚显然是不好的,懈怠又蠢呆——不像猪手骨少肉多,熟透后劲道弹滑,入口酥软鲜香。回家焯烫飞水,去汤重净,刮除残留猪毛,剔除缝间污垢,一切就绪。几只猪手从买回到拾掇干净,一部《卡萨布兰卡》正好从序幕煽情演绎到片尾曲终悠扬。

我断定了街角熟食店那个满脸油腻的秃头市侩不会有此耐心,所以宁肯牺牲了我宝贵的发呆时间,自己做。

我做的酱猪蹄是深受了大家喜爱的。常有熟识的请求或不能违的命令,叫我体会了隐约的存在感。

心有猛虎,细嗅玫瑰。

 

不用色素,冰糖敲碎小火熬制糖色,葱姜蒜桂皮香叶一通不算,开锅沸腾后三枝小熊猫香烟抽完,放一个朝天椒小火慢炖大火收汤,待到猪手胶原蛋白慢慢融入汤中转化成明胶。灶有余火软烂添香,火熄凉透,蹄冻晶莹通透,猪手Q弹劲道,后音里藏有丁点辣味隐约,算是齐活。

烫一壶马场的老酒,抓一个喷香的猪蹄,慢慢的喝,细细的啃。一手是禅意,一手就是生活。

 




尚有余温的酱猪蹄,在母亲的眼里胜过银座3700元冰凉的玉石手镯,一顿家常的团圆饭让大家都很高兴的样子。饭后母亲自豪地宣布:“今年我还赚钱了呢”。我诧异起来,我堂堂国家公务员23级行政干部都穷到每天吃土,整天琢磨如何挣钱犹未能也,你一个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怎么赚钱?母亲说前几年在门后种了几棵无花果树,今年果树丰收,每棵挂果50-60斤的样子,五棵树就是小300斤,拿到早市上每斤10块钱,这就是3000块。除去自己吃得和邻里之间人情往来,足足赚了2600多块呢。

在一家人的赞叹之中,母亲满怀希望的对我说,今年她又扦插了几棵无花果树,等到三年之后果树盛果,那一年赚三五千是没有问题的。

 


突然就记起2003年,52岁的王石第一次登上哀牢山,73岁的褚时健在他面前畅想六年后褚橙挂果后的情形,令王石暗生惭愧。古稀的老头在努力的开拓进取、展望未来,年轻的人们在坐等退休,混天磨日头。

老王的事情终是远的。

震撼始终不及母亲的几棵无花果树,

 

幸福没有明天,也没有昨天,它不怀念过去,也不向往未来,它只有现在。也许我们始终都只是一个小市民,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活下去,这个世界永远比你想的要更精彩。

 

近来重读太祖的诗词文章,以期再寻源泉力量,果然宇宙洪荒,寥廓悠长。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