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树苗种植交流组

文祠杂记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从潮州府城出东门,过湘子桥,绕笔架山往北,直走意溪坝街,约二十里处,就是文祠了。对长住潮州市区的人来说,进入文祠,就是进入山里了,文祠人也自称“我们山内”,没有一点违和感。其实,准确的说,文祠的地理造型,应该是丘陵,离大山还远着呢!因其为丘陵,土地利用率高,土壤肥沃,才有了这么多的植被和果树。但是我们的叙述,还是跟着我们潮州人的习惯来吧。


进入文祠,整个感觉都不一样了。山里的空气,清澈中带着草木的芳香。山里的植物是最和谐的,几百上千年的橄榄树下,阴凉透气,浓密的树荫,一点也不妨碍周围枇杷和杨梅的生长。所有的果树都是间生的,顺着上上下下的低坡,凡是有土的地方,就有一棵果树,黄皮、青梅、李子,种子也许就是爷爷的爷爷当年顺手扔下的,就在屋前厝后生长起来,开花结果,成了一处风景。


山泉就在果树旁边静静的流淌着,泉水随处可见,有的只有一拃来宽,中间只要有个半米大小的低洼,就能留住小小的鱼儿。因了山泉的滋润,植物们都肆意生长着,阳光茂盛的地方,草本的花花草草绿成一窝窝,阳光通过树梢漏下来的,多是一些爬藤类植物,好多可以作为食材的中药,就长在这些地方,爬在树干上或山石上,不知道已经生长了多少个日夜,吸收了多少日月精华,看上去,也是古意盎然。



文祠人家似乎都不舍得跟果树和农作物抢一分土地。山下平坦点的地方,整整,成了水田,一小块一小块的,稻苗绿油油的,生机勃勃;再小一点的地,种上了蔬菜,油菜花和葱花开得正好;没有平原的广阔,却平添了点精耕细作的妩媚。而文祠人家的房子,却大多建到了山石较多的地方。山里人的淳朴和智慧,都体现在每家每户的房子上。东家,在一块大石的上面,西家,就在石头的左边,稍大的地方,做了客厅和房间,有点斜坡或者不对称的,就做了厨房和小庭院。你家的后窗,可能就在我家的屋顶上,北面那家的门口还有一条山泉流过,那就留着它,在它经过的低洼处修一个小水池,方便周围的几户人家洗菜洗衣服。


每一户人家要走的石径,也是小小的,为的是让门口的那棵龙眼树可以更舒展一点。竹子的叶子,盖住自家的庭院,白天挡风挡雨,晚上树叶婆娑,凉风送爽。野物也许就在几十米外树丛中,半夜里,有时也会到人多的地方来打声招呼,只要不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似乎也没那么可怕。


山里人家也养鱼,养牛,鱼养在山上的泉水塘里,牛让它在山上悠闲的吃草;养的小鸡和小鸭,一点也不怕生人,就在各家各户的门口和小院里闲逛,鸡蛋和鸭蛋有时也会下到别人家的草窝里,别人家看到了,就会捡了送回来,笑笑,很默契。


各家各户的客人来了,邻居们都会热情的招呼,枇杷丰收的日子,二话不说,就要拉上你到枇杷树下去,杨梅丰收的五月,则会给你一个竹筐,让你带上去装杨梅。在文祠人家的眼里,枇杷是最好的水果,怎么吃对身体都是好的,杨梅就不一样了,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完的,摘下来放进筐里,带回家去。至于带回去的枇杷呢,早为你准备好了,因为枇杷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绒毛,怕你不懂得摘,破坏了它的形象,家里的老人大清早就去摘了回来,正摆得漂漂亮亮等你来拿呢!



文祠也是有集市的,镇上的咱们不说。我们只看看路边的小店,也许连个名字都没有,然而只要去买过一次,下回去了,你保准还是走进那一家去。经营小店的,多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夫妇,手里一直在忙碌着,见有客来,放下手里正加工着的山货,热情的招呼泡茶,一点没有生意人的样子,倒像是走亲戚。正卖着枇杷呢,你自己拿着吃,正卖着橄榄呢,抓一把装袋子放你车上,也不一定要买,喝喝茶,歇歇脚,拍拍屁股走人,老板老板娘还热情的送出门来:下回来喝茶哦!


阿臣和阿霞的小店,已经开了有些年头。从年轻时的外出打工到回乡开店,两公婆付出的辛劳只有自己知道。到周边的山上收取山货和新鲜水果,分拣或加工销售,每一道工序,都要靠自己的两只手来完成。接待和销售的工作,大部分由阿霞来完成,而阿臣,更专注于产品的进一步加工。传统的土烧风炉,一个有些年头的大锅,放进挖去果仁,剔除果蒂,洗净晾干的枇杷,多多的加上几包白糖,几块山上砍来的木头,旺旺的烧起来,一锅枇杷膏就做起来了。好奇心强的,可以过去加一把火,搅拌搅拌一下,亲自体验加工的成就。想试试口感?来,牙签有的是,你就可着劲儿吃吧,枇杷的清甜,加上白糖糖稀的浓稠,入口柔韧甜香。好处还在后头,抽烟抽得喉咙疼的爷们,好像瞬间神情气爽了好多。本来不知道枇杷膏好处的,这回懂了。



山上收来的山捻子,泡上凤凰米酒,经过时间的酝酿,就成了可口的补药;佛手果加上各种中药材炮制,在时间的作用下,完成了身份的转变,华丽丽的成为著名的潮州三宝之一:老香黄。阿霞家的老香黄,买过一次,下一次,你还是想要去找她,口感是美丽的,价格也是美丽的,消食开胃的效果,一点也不比商场里几百块钱一斤的差。


路边的食肆,也像是邻家大嫂的厨房,今天在山上收了点什么,就做点什么菜,没有一点点浮夸。有的小店,生意实在太好,老板夫妇都没时间给你介绍,没事,你自己拿着菜单写吧。凤凰的豆干今天没来……山猪肉最近没有……这个鱼和虾不是山里的……这个小虾才是……这个菜才是山里的……那个是菜摊买的……听着的人不禁莞尔,哪有开店的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呢?等轮到你这一单了,按着老板跟你说的菜来,枸杞菜都是一寸多长的菜心,苦刺心是嫩嫩的新芽,一点没错,就是你刚才走过的篱笆上摘回来的。蚬肉饱满而坚韧,鸡肉是你小时候吃过的味道,芋头也是在你刚才看过的田地里挖出来的,满满的乡村味道,新鲜而又爽口。想喝两口小酒的,有,放了几年的梅子酒,冰清玉洁,喝一口,沁入心脾,开胃消暑,只是别喝多了,老板可是要打烊的!真的喝多了,也没关系,老板多半会给你准备一泡甘甜的凤凰茶,就放在你睡觉的桌上,等你自己醒来,水滚,茶热,嗯嗯,这就是文祠人家了。





举报 | 1楼 回复